精华小說 溫柔的背叛笔趣-第四百二十八章 胡燕的兩難!

溫柔的背叛
小說推薦溫柔的背叛温柔的背叛
“行,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点了点头,接过礼物盒。
被阿部君盯上了
“林先生,我现在我就安排司机送去你酒店。”吴文辉见我收下东西,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晚上吴文辉安排一个司机开着大奔送我,我和他们告别之后,就坐在后座双眼紧闭了起来。
脑子里过滤了一遍刚刚和吴文辉聊的一些事情,感觉并没有任何的不妥,我心下一松。
回到酒店的房间,我来到阳台抽了一根烟,并且打开吴文辉给我的这个礼物盒。
这个手表的表盘比较大,上面一串英文字母我不太明白,干脆网上一查。
也就几分钟,我才发现这是一块江诗丹顿的铂金机械手表,是非常有收藏价值的。
记得第一次和严鸿立见面时,他送过我一块百达翡丽的表,而那块表的价格也不便宜。
我突然发现这些老总都喜欢送表,俗话说穷玩车富玩表,看来还的确有些讲究,如果再加上楚茵给我的那块朗格表,那么我已经有三块名表了。
家里还躺着一块天梭表,虽然不戴,但这段时间以来,我戴着的一直是楚茵给我的那块。
将这块表小心翼翼地收好,我刚打算洗个澡,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我接起电话。
“林楠,你在干嘛呢?”胡燕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刚客户那吃饭回来,现在在酒店呢。”我回应道。
晚饭前在吴文辉家的小区门口我见到了胡燕,所以胡燕是知道我在京都的。
“我刚做完一个手术,怎么样,一起出来吃个饭,算是叙叙旧。”胡燕开口道。
“吃饭呀,我并不饿。”我说道。
“端着架子是不是,发个定位给我,老同学那么久不见了,我看你变化挺大,聊一聊总没事吧,现在九点都不到,不要告诉我你要睡了。”胡燕继续道。
“行吧。”我点了点头,给胡燕发了一个定位。
电话一挂,我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接着打开电视,切换了几个台。
我是明天上午十一点的飞机从京都飞晋城的,要知道明后两天是双休,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本来我有考虑再留一晚,因为这样我和就可以和楚茵休假在一起,但是事情有变,我也不想楚茵和楚天河之间再生矛盾。
差不多二十分钟,胡燕给我打电话,说来酒店的大堂了。
拿着房卡下楼,不多久我就在酒店的大堂见到了胡燕。
“林楠,你挺会享受呀,住的还是五星酒店。”胡燕双手拿着一个包包,对着我几步走来。
“那能怎么办,差旅费再怎么说也是公司报销的,我总不至于住小旅馆吧?”我笑着开口。
胡燕前凸后翘,身材丰腴,说实话,医生这个职业还是比较忙的,特别是胡燕这种骨科的副主任医师。
“一起去吃个夜宵?”胡燕笑道。
“啊?”我一愣。
“就算是陪我吃点吧,刚刚手术是饭点,手术前一小时我是吃不下饭的,现在轻松了,我可以出来觅食了。”胡燕笑道。
“要不就这里吃?”我说道。
“行呀,就记你账上呗。”胡燕点头答应。
见到胡燕答应,我忙带着胡燕坐上电梯,来到了酒店的餐厅。
这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我示意胡燕点菜,因为我在吴文辉家里已经吃过,所以我倒是不饿。
而胡燕倒也不客气,四菜一汤。
“来瓶红酒呗。”胡燕笑道。
“你还喝酒呀?”我惊讶道。
“每天工作压力都那么大,面对的还都是大手术,我如果不喝点酒,做的梦都会是手术台,你要不要陪我来点?”胡燕说道。
“不了,我刚在客户家喝了不少白酒,再喝就要醉了,况且现在还是混酒。”我摇头。
“行!”胡燕点头。
很快,几道小菜上桌,胡燕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至于我就陪着喝茶。
估计胡燕的确是饿了,她吃的比较随性,这外衣一脱,倒是粉色的紧身打底衫令她的身材更加凸显。
“林楠,你这次来京都除了见客户,就没有见女朋友吗?国庆假期的时候,你电话里说你有女朋友的。”胡燕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饶有兴趣地说道。
“见了,我女朋友工作比较忙,你呢,明后两天工作吗?”我说道。
“明天上午我没有门诊,下午两点到晚上十一点,有四个手术,不怕你笑话,除了难得的休息时间,我的手术都排到下个月了。”胡燕解释道。
“真这么忙呀?”我诧异道。
“没办法,我们医院是专科医院,我又是专科的手术医生,能不忙吗?你是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都会得罪人。”胡燕说到最好,摊了摊手。
“什么?医生还会得罪人?”我诧异道。
“嗯,就比如我的大学同学,家里人需要手术,说要插队进来,可是我说只能排到下个月,结果就和我闹掰了,而就因为手术的事情,这些年我是见惯了这世道。”胡燕勉强一笑。
“既然是排好的手术,那么插队进来肯定不好,除非有其他病人不愿意等而放弃,那么可以安排进来,不然的话,都定好时间的,临时变卦,那其他人怎么想?”我说道。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其实哪怕是有钱有地位的,也要按规矩办事,我们做医生的一旦徇私舞弊,后果会很严重,可能还会丢掉饭碗,撤销行医执照。”胡燕继续道。
听到胡燕这么说,我点了点头,明白胡燕这一行的不容易,因为有钱人为了给自己和家人看病,会打感情牌或者给红包,而一旦医生接受了被发现了,那么是要出大问题的。
“来,喝一杯。”胡燕拿起酒杯。
“行!”我点了点头。
就在我刚喝一口茶水,我见到胡燕一饮而尽,要知道这可是高脚杯里一杯子红酒呢,少说也要四五两。
“你喝慢点。”我忙提醒道。
“没事儿,其实林楠,我这些年一个人在京都打拼,真的不容易,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我选错了行业,我们这一行太忙了,忙的都无法去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胡燕继续道。
“胡燕,你很优秀,你会找到你的归宿,我知道你不容易,可是你当初既然选择了行医这一行,你就应该有心里准备,你想想你能够到今天这一步,吃了多少苦?”我由衷地开口道。
“哎,有时候我真希望可以度个假,出去走走,可是我除了手术,就是做相关的医学报告。”胡燕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惆怅道。
“京都这边找一个,以你的条件应该不难吧?”我说道。
“谈了两段,都是因为我工作忙,照顾不到男方的感受分了手,你能想象我和对象约定好一起吃饭看电影而因为手术不得不临时变卦吗?这种次数多了,双方感情能稳定嘛?”胡燕说着话,拿起酒杯,又干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