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異德 何處驚雷-第二百三十一章 老組長展示

異德
小說推薦異德异德
唐一明?
你是,唐一明?
在羽嘉扬大厦异德总部基地长老会,刘长风俯身问一名神情木然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空着旁边的座椅不用,正坐在地板上,头轻微但警觉地摇晃着,睁大一双眼,打量着刘长风、黄克俭、高玉德三位长老以及冯适、陆宇飞两位法官,眼神中透着深深的不解与微微的恐惧。
这个人,便是陆宇飞从江巫县磨刀岭行宫抓回来的幻化冒充谭芳芳长老的中年男子。
看着男子木讷的表情,刘长风弹出一个意识分身进入男子意识进行了查看。
片刻,刘长风转头对站在身后的陆宇飞道:“科技部最顶级的修疗干事也想不到办法修复他的记忆吗?”
陆宇飞回答道:“是的。这个人所驾驶的机器人机舱里有一套破坏力极强的记忆消除系统。不同于夺志的是,这个系统是通过直接破坏脑细胞结构的方式来删除记忆。被删除者不仅没有任何往事的记忆,对后来新经历的事情记忆也只能维持三十分钟而已。”
“原来如此。”刘长风有些遗憾地说道:“难怪刚才我查看他意识时发现,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从磨刀岭被带回来的。”
“我核对了这个男子的DNA,他确实正是唐一明。”站在一旁的黄克俭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想不到他还活着,今年他已将近130岁了,看上去还像当年的模样。”
高玉德也说话:“当年脑人发明的一系列延年益寿康养措施,让他能够保持中年模样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恼火的是,唐一明出现了,芳芳长老却失踪了。是他杀害了芳芳长老?藏匿了芳芳长老?话说我堂堂的异衍伍德一族,连自己的长老什么时候丢了,丢到哪里去了,是死了还是活着,竟然一无所知,真是岂有此理!”
“这事可不简单。”
站得稍微远一些的冯适也有话说。
他认为这名男子的出现,说明了这样几个事实。
第一,人类关于人机交互的试验并未结束,这名男子驾驶机器人,是通过体感神经作为中介达到人的意识与机器性能的完美结合,是人机交互的一种较为可行模式。
第二,人类在人机交互试验上取得了飞跃性的突破,其人机交互成品已经至少拥有了幻化的技能,通过这男子幻化成芳芳长老的情形看,说明人类对意识的认知虽然未必进入臆子视界,但至少应该是已经正式跨入到量子级别。
第三,无论这名男子对谭长老做过什么、出于什么目的、谭长老现状如何?眼前的情况都表明,有那么一群人类正在暗中针对异德采取行动。
“我担心的是,磨刀岭行宫的事情,会不会与非洲基地遇袭、非法视频,甚至更早前的仙翁岛事件相关?”陆宇飞说:“这些事件接二连三发生,都是我们此前预计除了异德能够做到之外不可能会发生的,但这些事件不仅发生了,我们还遭受了损失。”
“是啊!”刘长风叹道:“宇飞法官你调查脑顶系有何结论?芳芳长老的事,是不是脑顶系在搞鬼?”
“在这个星球上做这些事情,不是脑顶系还能有谁?”没等陆宇飞回答,高玉德却抢过话:“依我看,是有必要来一次清理,灭掉脑顶系,必定就太平了。”
“请恕宇飞办事不力。”等高玉德说话,陆宇飞才开始答话:“对脑顶系调查未结案,尚不能得出什么权威性的结论。不过调查至今,除查知脑顶系擅设泛海网络、能源中心,并对长老会处置喻得道、山下惠子等有所微词外,倒也并无特别异常的表现与行动迹象。”
“小子,那是你采用的调查方法太斯文了。”高玉德对陆宇飞抱怨道:“你要么应该严厉一些,抓一些脑顶系的骨干,直接困入囚盔再行审问,他们就会老实得多。或者,你也可以假造山下惠子提前释放的消息,然后假扮她混入脑顶系中细细查看,也必定会有收获。”
“老高……”黄克俭微笑着轻轻拍了拍高玉德:“办案呢,有办案的规矩……”
没等黄克俭说完,高玉德便怒道:“办案要什么规矩?办案要的是结果!”
黄克俭看着高玉德发怒的样子,一时无语。
“好了,好了。”刘长风招呼二老不要争执,然后道:“宇飞办案哪里有拘于什么刻板的规矩?若不然,芳芳长老失踪的秘密我们不知道还会被蒙蔽多久。宇飞办案有功!我呢,只不过是想问问脑顶系那边的状况,毕竟,一旦遇到离奇的案件,第一时间自然就会怀疑到脑顶系头上去。”
“属下则并不第一时间必然联想到脑顶系。”冯适接过话题:“属下所担心的始终只是人类!”
“人类?”刘长风听了冯适的话,略顿一下,道:“从眼前的唐一明看来,除了脑顶系,我们的威胁当然应该包括人类,人类不仅拥有能够杀死我异德法官的特异七星阵,居然还通过科技手段掌握了幻化的技术,我们的确要把人类摆在防范的最前沿!”
“看起来,三位长老都认识这个叫唐一明的男子?”冯适问:“看来这唐一明也不是个普通的角色!”
“当然不普通!”高玉德说道:“当年东古国人机交互试验鼻祖之一就有他唐一明,严格说起来,我们异德三老如果称得上是你冯适的师父的话,那么,这个唐一明至少也应该算是你的师伯啦。”
“那么?唐一明也应该认识谭长老吧。”陆宇飞问。
黄克俭笑道:“当然认识,而且,唐一明曾经也追求过芳芳长老,只是芳芳太醉心于专业,忽略了他的一片心意。”
“这样讲的话,三老以为唐一明杀害芳芳长老的可能性是否存在?可能性有多大?”陆宇飞问。
“没有可能性!”高玉德回答:“唐一明如果还珍惜那份爱,他会保护芳芳长老。相反,如果他对那份爱耿耿于怀、心怀怨恨的话,既然他有现在这样的能力了,他会把芳芳劫持以金屋藏娇供自己欢愉,总不至于用杀害的方式浪费了这样一位丽人!”
“注意自己长老的身份,讲话要有分寸。”黄克俭用哭笑不得的表情制止了高玉德的发言,然后说道:“一位能够在激情年代担任我们绝密行动组组长的人,已然是三观纯青、趣味超然,纵然沧海桑田变幻,也绝无可能至于如此下作的。”
“哼!说起真是高尚啊!”高玉德并不服气,反而挤兑黄克俭:“某些人当年在试验组时不也三观纯青、趣味超然吗,后来当了教授,找的昧心钱、搞的学生妹还少吗?”
进击的胖次er
万丈光芒不及你
“这……这……”黄克俭苦笑道:“我们现在说的唐一明,你扯到我身上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