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家父漢高祖 起點-第218章 夏侯竈,撞死他!

家父漢高祖
小說推薦家父漢高祖家父汉高祖
当白色的骏马托着他的主人,走出了长安城的时候,它的身后有众人跟随。
刘长转过头来,在他的身后,是依依不舍的群贤与亲人。
刘建抹着眼泪,灌阿,周坚等家伙们也是眼泪汪汪的看着刘长,这些人几乎堵住了城门,而负责看守城门的甲士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低着头,来往的行人也不敢从正门出入,另找他门,刘长大手一挥,叫道都回去吧
大王众人大叫了起来。
刘长哈哈大笑,抬起头来,正要说些什么,却又在樊市人的身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抿了抿嘴,大声说道且等我回来

众人纷纷大叫了起来。
刘长大笑着,忽然,他纵马狂奔而去,周边的舍人们亲兵们纷纷跟随,直到刘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处,他都不曾回头。而众人始终都没有再呼唤他,当刘长真正离开长安之后,群贤们却只是抱头痛哭,他们还是失去了主心骨。
吕种擦了擦眼泪,对众人说道大王不在了,我们要好生相处等年长几岁,我们一同前往唐国
对大丈夫当为唐国相口众人纷纷迎合,到这个时候,吕种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周坚,问道你二哥呢
我二哥刚才不是还在这里吗
嗯他人呢
与群贤们的不舍形成对比的,则是城中的群臣,乃至是巡逻的甲士,他们无比的开心,弹冠相庆,多少年了,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唐王终于走了啊,大臣们即刻设宴,来庆祝这一件幸事,自从唐王出宫之后,他们可是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太平。
唐王走了,长安太平了刘长这次前往唐国,队伍还是非常浩荡的,毕竟要带着家室,带着近侍,舍人,好友,亲兵,赵佗,浩浩荡荡的队伍,堪比当初高皇帝出行,而刘长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骑着高头大马,高高扬起头来满脸的傲然。
大王离开长安,如虎归山林,龙入大海,从今往后,就再也没有人能束缚大王,这番前往唐国,大王可以率领我们,立下不世之基业,日后杀回长安,无人可当
张不疑激动的说着。张不疑你个反贼召公破口大骂,张不疑却没有再解释,他傲然的说道此处只有一位君王,何来反贼
张不疑摊牌了,他不装了,反正已经离开了长安,根本就没有伪装的必要了。
季布却开口说道这些话,还是不要当着外人的面前提起。
张不疑惊讶的看着他,
嗯你怎么也跟上来了
我是大王舍人,为何不能跟随。哎,就是委屈你了,以后传递消息还得跑到长安那么远的地方,要不要我送你几个斥候啊
就在几个人闲谈的时候,刘长一愣,看着远处那个咧嘴傻笑的少年,笑容顿时凝固。
周亚夫就站在不远处,牵着一匹骏马,正傻笑着看着刘长。大王
你这厮,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快回去!
大王,我是出来历练求学的,这么巧啊,居然能在这里遇到大王刘长猛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了周亚夫的面前,低着头,凶狠的说道
你才多大啊,求什么学!给我回去!
大王阿父允许我外出求学我又不曾跟着大王,大王就是现在让我回去,我还是得出来求学的。

刘长咬着牙,你去哪里求学唐国。
刘不害派人将这厮给我绑起来,送回去
亲兵直接上前,就押着周亚夫,周亚夫却大叫了起来,大王我已到了求学的年龄为何不让我跟随呢连夏侯灶萧延都能跟着去,就我不能吗刘长看着他,无动于衷。
大王,你若是将我送回去,我还是会跑!我直接跑去燕吴,马革裹尸!
你还敢恐吓寡人是吧
刘长大怒,一把抓着周亚夫的头,抡起拳头就要打,周亚夫却大叫了起来,大王快打打完就让我跟着
刘不害让这厮去亲兵营里做个伙夫就按着士卒的要求对待他,他但凡有一句怨言,往死里打

周亚夫大喜,急忙叫道多谢大王
他这才傻笑着跟着刘不害前往队伍里正在驾车的夏侯灶看着他,笑骂道你这厮。
刘长看着他,摇了摇头,寡人怎么会有这么一群不靠谱的兄弟啊。
夏侯灶在出城之后,便几次请求为大王驾车,刘长看到他急得都快哭了出来,便让这位乐毅驾车,让萧延,陈买几个不太会骑马的坐在他的车上,让他们单独坐在最前方,就在刘长的身后位置上。
好在,这一次夏侯灶并没有翻车,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驾车的本事也是逐渐增加,起码,不会上来就翻车了。
刘长倒是精通驾车,趁着这里空荡,没有行人的时候,刘长便坐在他的身边,教夏侯灶驾车。
夏侯灶看到前方那几个害怕的樵夫了吗
看到了
给我撞死他们!
啊大王,怎能随便撞死人呢
那你特么的还不停车
到了晚上,众人便停下来休息,赵佗坐在刘长的身边,笑呵呵的吃着肉。长啊这条路不是前往赵国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额大概因为我是赵人哦,对了,差点忘了我们先去一趟梁国。
为何啊
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
关你什么事,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若是想,就是拉着你去匈奴王帐入冒顿也未必不可
赵佗摇着头,就我们这些人,去匈奴王帐那不是去入冒顿,是被冒顿入。
刘长没有回话,只是用篝火烤着手里的肉,神色异常的安静。
想你的阿母了吧?
赵佗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篝火,认真的说道大丈夫,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不要后悔
你当初离开家乡,你后悔吗不后悔。哪怕妻离子散哪怕是妻离子散。
大丈夫在世,当有所作为,沉迷温柔乡,长伴父母旁,绝非英雄豪杰所为大丈夫要么割据一州,使一方臣服,要么征战四方,使敌人授首,纵然身死,也得让他人不敢靠近,远远的骂一声奸贼,如此才不负男儿身哈哈哈~~刘长仰头大笑,
我所想的却与你不同

大丈夫在世,当保国安民,要么治理地方,保一方昌盛,要么征战外敌,与国内太平不使母子分离,不使十五从军,老弱皆有所养,安居乐业,以一人之力大庇天下之人,纵然身死,也得让他人跪在坟前,高呼一声豪杰,这才是男儿作为!
赵佗听闻,顿时大笑了起来。
韩国已除,而梁国也并不安稳。正值春季,刘长等人刚刚来到了梁国,便看到一行人正在踏青。
这些大多都是梁国勋贵子弟,驾着车,有随从在一旁服侍,而他们肆意践踏耕地,又拉着前来耕地的少女搭讪,周围的农夫大多低着头,敢怒却不敢言。
诸侯国内的民风,往往跟君王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刘长的唐国,百姓大多骄横,尚武,你就是再大的勋贵子弟,敢在地方上这么干,那你晚上赶路就得当心,别突然出了什么意外。刘恒的韩国,在刘恒在的时候,民风朴素,连群臣都很简朴,无比的重视农桑,基本没有人敢这么闹。但
至于梁国,因为梁王性格宽厚,国内便不乏这类的恶少纨绔。
这就是欺负梁王老实,觉得犯了什么事梁王也不会惩罚。
刘恢在梁国,确实做的不错,对百姓各种优待,减轻了很多罪人的肉刑,能听群臣的谏言。
宽以待人,严以律己,跟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王正好相反。
这位贵人我们刚刚播种那又如何我稍后赔给你不就好了吗滚开
哈哈哈,这位美人,当真是好看啊,便与我回去吧?如何啊?
贵人,我家女早已定亲那又如何难道从了我还会委屈她吗
贵人啊您不能这样啊!
铭记死亡之森
呵,乡野愚夫,再不让开,便赏你几鞭子口
刘长远远的看到这一幕,看着那些受欺负的百姓,心里不由得火起,他猛地转过身来,看着一旁的马车。
萧延,陈买,你们下车夏侯灶,看到那群人没有驾车,往那边开
大王,是要我撞他们吗不,你就正常的去开,发挥出你本来的水平
当那些勋贵们还在聊天的时候,远处那行人马之中忽然冲出一辆马车来,朝着他们的方向行驶而来,速度极快,其实,他们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些人,可他们并不在意,因为,他们有主心骨在这里。可是当那人冲过来的时候,这些人还是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砰叔宝
随着一阵巨响,以及马匹的嘶鸣,夏侯灶的马车还是很精准的撞上了最前头那辆马车,夏侯灶倒是跳车跳的快,而两辆马车却都在此刻翻了车。
你在做什么你是什么人
那几个险些被夏侯灶一车撞死的年轻人纷纷大叫了起来,卷起衣袖便要围住夏侯灶,夏侯灶也不害怕,就在双方准备开打的时候,刘长不慌不忙的来到了这里。
当这些人看到刘长披着精致的甲,骑着那上好的骏马的时候,就不敢再闹了。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刘长傲然的翻身下马,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低着头,盯着他们。
你们又是什么人吾等乃是城中良家子。良家
为首者也傲然的抬起头来,说道正是如此。
寡人乃是唐王
刘长这么一句话,面前这些少年们顿时吓得半死,为首者的脸色也是不对劲了,他笑着说道大王,我们有亲啊我姓吕
呵,你姓吕,我姓刘,何亲之有那人却不敢说话,浑身哆嗦着。大王我们这车
撞了又如何我稍后赔给你不就好了吗滚开叔
刘长骂了一声,随即又看着面前这个姓吕的少年,抚摸着下巴,哈哈哈,这位美人,当真是好看啊,来,上车,与寡人回去吧如何啊
那吕家少年差点给跪了,他哆嗦着说道大王我我无此好
那又如何难道从了寡人还会委屈你吗
大王您您不能这样啊哈哈哈,乡野愚夫,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张不疑,把这厮给我带上马车,今晚就让他来侍寝
你们要做什么我不去我不去大王大王饶了我吧我姓吕我姓吕啊
张不疑可不管他的哭号,直接将他夹在腋下,就大摇大摆的回到了队伍之中,刘长笑着,看着面前的众人,你们长得都不错啊
大.大.大王。
这几个人都被吓懵,浑身颤抖着。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在乡野横行,我就派人让梁王将你们都送来唐国,你们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寡人就如何对待你们明白了吗
他们僵硬的点着头。

刘长大骂,这些人方才四散而逃。
周围的百姓们此刻都吓傻了,看都不敢看刘长一眼,刘长这才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也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便去找绣衣禀告若是敢受着,当心寡人烹了你们
大王~
众人纷纷跪在两旁,刘长傲然的上了马,再次赶路。
当他们来到了梁国都城睢阳的时候,刘恢领着群臣亲自出来迎接。
大老远看到了刘长,刘恢便笑着冲了过去,刘长下马,两人抱在了一起。
长弟啊终于把你给盼来了你先前去了韩国,却不来我梁国我可是伤心了许久呢!
刘恢紧紧抓着刘长的手,像是怕他跑了一样,刘长却笑着说道怎么会不来呢这次定要陪兄长多待一会
群臣都低着头,额头满是汗水。日刘长的恶名早已深入人心,这些人都很怕他。
在刘恢的陪同下,刘长走进了都城,一路来到了王宫,刚刚走进了王宫,便看到两位妇人,前来迎接他。站在前头的那一位,看起来很是美艳,满脸堆笑,穿着华服,而在后面的那一位,相貌平常,怀里抱着一个大胖小子,此刻却有些不安,有些拘束。
刘恢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这是我的王后吕夫人,那位是王夫王美人,那是我的儿子,健。
刘长大笑了起来,也不理会最前头的那位吕夫人,直接抱起了刘健。
刘健跟他的父亲一样胆小,有些怕生刘长拿出了几个零嘴,便成功将他搞定
,
,笑呵呵的,一口一个仲父。
这娃娃很是可爱,有着胖胖的圆脸,刘长不由得捏了几下。
刘恢便请他进内殿赴宴,还请他坐在上位,刘长却很不客气的让兄长坐下来,自己坐在他的身边,怀里抱着小刘健,跟他玩闹。
大王前来,实在是令梁国蓬荜生辉,早知道,我们便早些去迎接了,我们的礼数不周全,还望大王见谅!
刘恢还没有开口呢,吕夫人便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基本都不给刘恢说话的机会。
大王,我幼弟顽劣听闻冲撞了大王,我顾为他赔礼道歉还请大王能赦免他的罪行
吕夫人说着。
刘长一愣,问道不曾有人冲撞我啊
大王前几日,他不是撞了您的车吗
哦,那个为非作歹,欺负百姓的,原来是你的弟弟啊
吕夫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低着头,没有说话。
刘长看着刘恢,问道兄长,你是梁王,你说吧,如何处置
放了吧。
好。
吕夫人急忙说道多谢大王。
刘長却没有回话,随即,宴席开始,刘恢笑呵呵的跟刘长聊着天,又时不时给一旁的王夫人夹肉,两人情意绵绵,看向彼此的眼神里仿佛亮着光,一旁的吕夫人的脸色却愈发的不对,刘长甚至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杀意,那种表情,他很是熟悉。
刘恢是一个很好的丈夫,跟原先的妻很是恩爱,直到吕后强行在他身边安排了一个吕姓夫人。口
这位吕夫人强势,善妒,以五哥性格,若是妻子出了什么意外他只怕是遭不住的。
刘长看着那位王夫人,沉吟了片刻,问道我看这位夫人有些眼熟,不知籍贯在何处啊
祖籍瘿陶县
王夫人低着头,几乎都听不清她的话,这是一个有些自卑,为人内向的女人,倒是与刘长的六哥刘友有些相似。
刘长惊讶的问道瘿陶县
刘长大叫道哎呀,我有个舍人,正好也是瘿陶县王氏,说不定你们还有亲呢
王夫人瞪大了双眼,不知所措。刘长大叫道不疑,你去将老王叫过来
张不疑急忙起身,说道唯
过了片刻,一位少年便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位少年舍人拜见了刘恢,说道在下瘿陶王错,拜见大王
刘长指了指一旁的王夫人,问道:好了,别多礼了,你看看,我这嫂,你认识吗
王错看了王夫人一眼,顿时大叫了起来,阿姊您怎么在这里?